您现在的位置:2020用手机观看开奖直播 > 学校概况 > 光辉历程 > 正文内容

军嫂心声:我骄傲,我是王忠心的妻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20-07-05 浏览次数:

   我骄傲,我是王忠心的妻■杨洪苗口述段开尚杨元超整理本文的口述者杨洪苗,是老兵王忠心的妻子。 王忠心曾是火箭军某旅技术营一级军士长、“八一勋章”获得者。

   5月15日,服役满34年的王忠心光荣退休。 相伴20多年,杨洪苗比旁人更懂王忠心内心对军营的不舍。 漫长的岁月里,杨洪苗也在时时刻刻默默付出,支持着王忠心的“热爱”。

   ——编者5月15日,服役满34年的老兵王忠心光荣退休,回到家乡。

   图为王忠心和妻子杨洪苗到村里的小溪边洗菜。 李振华摄从部队退休回家后的头几天,老王别提有多兴奋了。 给母亲好好做上几顿饭,看看好久未见面的亲友和童年时的玩伴,和他的连襟兼钓友一起痛痛快快、没日没夜地钓上几天鱼……我俩坐在飞机上时,老王就已经把这些回乡后的生活安排得“明明白白”。

   老王酷爱钓鱼,常背着我,留些“私房钱”,用来买好的鱼竿和鱼饵。

   这次,我也大方了一把,任他挑选。 我们徽南老家是鱼米之乡,水塘随处可见,有的是地方供他施展。

   然而,没过几天,他的兴奋劲儿就消去不少。

   有时,他早早起来,房前屋后地踱着步子;有时,他对着池塘发呆。

   徒弟们怎么样?他们在忙啥?任务还应付得来不,遇没遇到什么棘手的情况?知夫莫如妻。

   老王平时不爱说话。 看着他的样子,他想啥,我心里全明白。 记得那一年,他被评为全军和武警部队“百名好班长新闻人物”,家乡政府和电视台请他回去参加一个颁奖活动,加上参观、作报告,原计划要一周时间。 没想到,第四天他就出现在家门口,整理好军装要回连队去。 “班里我不在,一个技术骨干也要休假,我不放心哩。

   ”老王留下这么一句话,就匆匆回去了。

   “想部队了?”一天晚饭,我俩一起散步,我问他。

   看到他两鬓的白发和额头上的皱纹,我想起了我俩第一次肩并肩走在村子泥土路上的样子。 当时的他,虽然又矮又瘦,穿着一身的确良军装,还挺精神。 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。 “听不到军号声,心里有点空。

   这休闲短袖相比迷彩服还真是觉得少点什么。

   你说陈志远、赵洋他们在干啥?”散步时,老王对我说。

   陈志远和赵洋是他班里的战友。

   我回去后,偷偷给他俩发了条微信。

   正是周三晚上休息,他们给老王拨了个视频电话,讲了讲最近发生的事情,老王听得津津有味。

   去年,一本写老王的书《导弹兵王》出版。 一个兵值得写一本书?我一个字一个字读完,心生感慨。

   在我眼里,老王何尝不是一本书呢?他简单,当过最大的官就是班长,34年如一日,组织让干到哪,他就服役到哪,部队搬到哪,他就走到哪,成天和电缆、图纸、仪器设备打交道。

   他也不那么简单,他有一颗滚烫的心,待人能把人捂热,干事能把事干好。 现在想想,那就是年轻时,他吸引我的地方吧。 我们的女儿王扬,从小跟我从安徽老家随军到西南边陲。

   虽说是随军,一家人也是聚少离多。

   她小时候总问,为什么老是见不到爸爸。

   到了青春期,她和老王说的话就更少了。

   可是,自从她穿上军装,成为一名军校学员,她渐渐理解了她爸爸。 来电话时,她会主动要求和老王讲话,叮嘱他注意身体,学习上、工作上的事也愿意和老王讲。

   放假在家,他们父女俩共同的话题也多了起来……马上面临分配的她,前阵子给我们打电话,说她也要追随爸爸的足迹,做一名守护大国长剑的导弹女兵。

   “女大不由娘啊!”老王嘴上说着担心,可我知道,他心里满是女承父业、后继有人的自豪。 老王是个地地道道的农家子弟,从小吃惯了苦,什么难事在他眼里都比不上吃不饱饭、饿肚子时的艰辛,这也养成了他勤俭节约、艰苦奋斗的性格。 因为从不服输,所以入伍后他付出了比别人更多的努力;因为不怕吃苦,所以他总是不畏惧任何困难,渡过了一道道难关。

   我想,也正是因为这种性格,才造就了今天的他——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,他时刻都在奋斗着、准备着。 他第一次到我家提亲,两手空空地就来了。

   我看出来,他不是那种三心二意的人。

   我父亲当时就说,忠心是个实在人。

   还有一次,他班里的战友和我说,有一年预选优秀士兵提干,老王综合测试成绩靠前,却因学历低没能如愿。 当时有人劝他,拿点东西到领导家走动走动。 可他却说,提干靠的是综合条件,看的是发展潜质,走动有什么用?当时我也挺生气,觉得这人一点都不会变通。

   可后来一想,我不正是因为看中了他的踏实努力才决定嫁给他吗?当他服役满13年时,按照当时的规定,已经达到最高的服役年限。 本来以为他总算可以回家了,我也有了依靠。

   可是,部队几个字的电报就把他召唤回去。 也许是长期以来我对他的信赖,所以在他重返部队以后,我心甘情愿一个人撑起这个家。 我经营的小缝纫店和服装店接连倒闭,两家的老人也曾有病有灾,但我不忍心拖他的后腿——我知道,他热爱军营,热爱那个让他成长成才的地方,那里是他心灵的港湾。 老王是个不善于表达的人,也不懂什么浪漫和情调。

   结婚这么多年,他从没给我送过一束花,没对我说过一句温存的话。

   但他习惯于每次回家下厨给我和女儿炒几个小菜,习惯于饭后认真地辅导女儿做功课。

   对于身上的荣誉,他除了感激组织的培养,从来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牛的。 他把“八一勋章”小心翼翼地一层一层包好,放在家里的立柜里。 家里的客厅里也没有一张证书,全被他小心地收了起来。 一开始我不理解,他对我说:“荣誉是组织给的,哪能拿出来炫耀呢……”但是,老王前阵子的一次讲话,却把我说哭了。

   那是今年5月15日,单位组织的退休仪式上。 面对全旅官兵进行告别,老王激动到发抖。 他哽咽地说:“我这辈子,最难忘的是军营,最无悔的是当兵,最无憾的是穿了34年的军装……”我的心,像被针扎了几下,疼出眼泪来。 和老王相伴20多年,我太懂他了,简单的几句话,已经是他全部的感情。

   就像退休前的某天晚上,听他睡着了说梦话:“舍不得啊,舍不得……”听得人心刺疼。 这些年和他聚少离多,我几乎独自面对生活的不如意,也曾委屈过,可只要看到他谈起部队时眼里放光的样子,我的心里就有无数暖流穿过,不自觉地跟着开心。

   那一刻,我深深觉得,“军嫂”两个字很重,就像一首歌里唱的:我骄傲,我是军人的妻……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